专任教师中占比不足3%的男幼师:被争抢的“宝藏男孩” _东方财富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kbd id='ILHUd'></kbd><address id='sZg2F'><style id='v2I9u'></style></address><button id='o6sVI'></butt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专任教师中占比不足3%的男幼师:被争抢的“宝藏男孩”

          点击:32699
            

            幼儿园专任教师中男性比例不足3%

            男幼师:被争抢的“宝藏男孩”

            在女性为“主流”的幼师界,男性幼儿教师(以下简称“男幼师”)可谓“珍稀物种”。

            据教育部公布的《2017年教育统计数据》显示,幼儿园教职工共419.3万余人、专任教师约243.2万人,其中女性分别约为386.3万、237.8万,约占总数的92.1%、97.8%。由此推算,男性在幼儿园教职工中占比不足8%,男幼师在专任教师中的比例则不足3%。

            众所周知,在幼儿的成长和教育过程中,“男性角色”不可或缺。但眼下的现实是,由于生活节奏加快、职业竞争激烈等多重原因,“丧偶式育儿”已成为不少家庭的常态,父亲缺位家庭教育的现象日趋严重。而作为陪伴幼儿每天成长的男幼师,他们在幼儿教育中的作用愈加凸显。

            因此,男幼师成为幼儿园中被“围观”的对象,也成为幼师界争抢的“宝藏男孩”,催生出一片男幼师“就业热”。

            被质疑,被“围观”

            ——被称为幼师界的“熊猫”

            不亚于别人在幼儿园中看到男幼师时的惊讶,浙江省淳安县汾口镇中心幼儿园90后老师姜维自己也曾对所从事的“男幼师”职业感到吃惊。

            6年前的高考结束后,姜维迷迷糊糊地报考了杭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学前教育专业,“本以为是从事教育研究的”。没想到,到学校面试时,走进考场一看——满眼都是女生!“我当时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很蒙,怎么全是女生?”于是,在女生群中坐立不安的姜维赶紧找了个角落,掏出手机搜了一下“学前教育”,此时他才反应过来,“哦!原来是做幼师的。”

            “不过,怎么还会有男幼师呢?”姜维纳闷。

            面试官也纳闷,忍不住问他:“同学,你的志愿是不是家长帮你填的?”

            后来,姜维顺利成为杭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学前教育专业2013级学生。他所在的班上共47人,其中男生3名,因其“稀有性”,分别被命名为“熊猫1”“熊猫2”“熊猫3”。

            同样作为班上仅有的3名男生之一,郑文聪在毕业后便被浙江省建德市航头中心幼儿园园长一眼看中,被聘任至幼儿园带大班的小朋友们。其实早在大二实习时,郑文聪就曾接到过杭州市某公立幼儿园的任教邀请,“说是可以帮我解决户口、住宿等,待遇还不错,因为那个幼儿园里一个男老师也没有,体育课都是校外的兼职老师轮流来给各班孩子上”。

            据记者了解,这也是不少幼儿园采用的一种模式,即“租借”校外健康团队的体育从业人员来上体育课,在上完指定的体育课后即离开幼儿园,再去其他幼儿园上课……如此循环。但也有像郑文聪所在的幼儿园一样,在郑文聪来之前,体育课则由女老师来教。

            身为该幼儿园仅有的两位男幼师之一,郑文聪的到来迅速成为幼儿园家长们的焦点——“你为什么来幼儿园”“你会不会打小孩”“男老师能照顾好孩子吗”……好奇、质疑很快包围了郑文聪。“大家会带着有色眼镜来看男幼师”。而男幼师们也很快抱团形成自己的“圈子”,郑文聪介绍,建德市共有约30名男幼师,“每周一放学后大家都尽量聚在一起打打篮球、聊聊天”。

            山东省莱西市机关幼儿园老师吴京坤还记得,自己第一天去幼儿园上班时,“幼儿园的小孩子都不会叫我老师,而是叫‘叔叔’,围着我问‘你是谁啊’‘你来干吗的啊’,因为他们之前根本没见过男老师”。

            上得课堂,下得厨房

            ——当得了幼儿园的“孩子王”

            “男幼师是一个有点让男性尴尬的职业。”湖南省宁乡市金洲镇金洲湾幼儿园90后园长黄龙焱坦言,自己在开始从事幼师时犹豫过,纠结过。“刚来时,在朋友面前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男幼师的,不过后来等到自己真正爱上这些孩子之后,就坦然了许多。”

            早上7:30~8:00,孩子们入园吃早餐。黄龙焱扎起围裙,带上厨师帽,把准备好的饭菜分发给小朋友们,有时还会亲自去做饭菜。

            因乡村幼儿园缺少教具、玩具,黄龙焱就上山砍竹子给孩子们做玩具,和学生跳竹竿、套圈、投壶,热爱舞蹈的他还自创了竹竿舞教给学生。

            午餐后,大部分孩子们午休,黄龙焱就一边照顾中午不睡觉的孩子,一边忙着准备发给孩子的小红花。孩子起床后,他还要给有需要的孩子梳头——“这可是项技术活!”黄龙焱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给小朋友梳辫子时,左右辫子总不对称。不过多次练习后,现在他可以说已游刃有余。

            “家长总是询问孩子在幼儿园表现怎么样,我想如果都以‘很好’来回答,家长会认为老师可能没有关注到我孩子的表现。”于是,黄龙焱还特意准备了一个本子,每天细心观察班上每个孩子的表现,比如今天吃了几碗饭?在游戏中做了些什么?心情如何……并且把它们记下来,在孩子们离园时一一反馈给家长,来不及当面反馈的就在班级群里沟通。

            当然,幼师的工作远不止如此。正如浙江省建德市钦堂中心幼儿园老师郑勇江所说,“可能很多人对幼师的理解就是带孩子,照顾他们吃喝拉撒就行。其实,身为幼师,语言、社会、科学、健康、艺术五大领域都要学,唱、跳、弹、画、讲五大技能也都要会”。此外,还要掌握木工、劈柴、粉刷等“十八般武艺”,“比如有时为孩子打造一个温馨的空间,网购的东西不一定好,自己亲手做的更合心意”。

            而身为一名男幼师,除了在体力活上“冲锋陷阵”,几乎包揽了全园所有的体育课。来到幼儿园的第二年,郑文聪这个阳光开朗的小伙子也慢慢找到了自己身为男幼师的优势,开始从带班班主任逐步转为专任的体育老师,而这也是很多男幼师的成长、发展路径。

            “咻!咻——”郑文聪一吹哨子,小朋友们便嗖嗖地聚拢了过来。

            “各就各位!”小朋友们开始自觉地排队。

            在郑文聪看来,这是自己的教学方式与女老师的不同之处之一,他会在课上多用哨子以及指令式的话语。“一般而言,女老师会比较柔和,在组织上课或开展活动时小朋友就比较拖拉,但我一吹哨子,一发指令,孩子们行动就特别迅速,他们觉得自己就像个小战士一样。”

            “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很善于模仿,你做什么动作、说什么话、你的态度,很快就被学了去。”郑文聪意识到这点后觉得,自己要突出展现阳刚、坚强等“男性角色”的普遍特点,玩的时候就放手让孩子尽情去玩,摔跤了、打架了,郑文聪会让他们自己站起来,教他们以男性的方式去处理冲突,在他看来,这是一种对被女性包围的幼儿教育的有益补充。

            的确,郑文聪慢慢发现,男幼师的出现,“不仅是物理性的碰撞,而是一种深层化学反应”——孩子的爸爸更喜欢来幼儿园了,会拉着郑文聪讨论育儿问题;孩子的妈妈更喜欢跟他聊天了,有的觉得“孩子所在的幼儿园有位男老师,真是幸运”,有的说“自己孩子以前很胆小,现在更活泼、阳光了”。

            从最初对于男幼师的好奇、陌生,孩子们也很快就变了。郑文聪说,只要自己一出现,孩子就会立马围上来,“让我举高高”;对吴京坤的称呼,也从“叔叔”慢慢变为“男老师”“吴老师”,又成了现在的“小吴老师”;哪怕时隔约两年,姜维看到自己以前带的小孩子还记得自己,那瞬间,眼眶就湿了。

            “父亲缺位”现象严重

            ——男幼师成“香饽饽”

            如今,男幼师可以说已成为幼师界的“香饽饽”。徐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校长蔡飞告诉记者,在学校每年的供需见面会上,男幼师都是供不应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男幼师很少经历求职的困扰,有的在出校门前就已被“预定”,有的第一次应聘就成功入职,有的入职后还常被别的幼儿园“挖墙脚”等。

            在蔡飞看来,男女幼师各有特色,而男幼师“就业热”主要是因为幼儿期是人格形成的关键期,幼儿早期与成熟男性的接触可以学到男性身上较为突出的阳刚、坚毅、果敢、担当、独立等品质,有利于幼儿完整人格的形成。但因为很多家庭教育中“父亲缺位”现象严重,幼儿园男教师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替代父亲的部分角色,为幼儿的完整人格发展提供相应支持。

            “幼儿园在很长时间里都是只有女教师,因为‘男主外,女主内’这种分工,导致女性更多地承担照顾孩子的工作,同时也有更多的照顾经验、技巧。但男幼师的加入让幼儿园出现了新的性别结构,男幼师特有的行动力、思维特点也给幼儿园带来活力。”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师范学院副院长纪金霞说。

            然而,让蔡飞觉得遗憾的是,眼下幼儿园中男教师严重稀缺,加剧了幼儿人格发展过程中“男性角色”缺失问题,影响幼儿人格和谐发展,致使“男孩危机”现象普遍。

            “男幼师之所以稀缺,一是因为幼教行业是传统的女性就业领域;二是幼教行业普遍薪资较低,因此鲜有男生加入。”蔡飞说,目前许多发达国家已普遍开始重视幼儿园男性教师问题,男性在幼儿园教师中一般占6%~10%左右。在他看来,培养大批优秀男幼儿园教师,不仅可解决幼儿园师资队伍性别结构严重失衡问题,也对促进幼儿完整人格形成、幼儿身心的和谐发展,提升未来民族素质有着重要战略意义。”

            据了解,我国已有江苏、广西、福建、湖南和四川5个省正在或曾经实施男幼儿园教师免费培养项目。其中,江苏省从2010年到2016年实施免费男幼儿园教师培养计划,每年招生数300~600人,蔡飞所在的徐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是首批承担培养任务的高校之一。

            目前,徐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高中起点三年制学前教育专业中,男生占比约6.5%~8.5%;初中起点五年制学前教育专业中,男生占比起伏较大,从2014级至2018级分别为40.28%、42.36%、15.49%、6.09%、4.25%。

            “可以看出,在江苏省终止免费男幼师生培养计划后,学前教育专业男生比例大幅下降。”蔡飞表示,要想吸引更多男生加入男幼师行列,需要有吸引力的招生政策,要落实编制、提高待遇、拓宽男幼师职业发展路径等支持措施。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孙庆玲 来源:中国青年报

          顶一下
          (13928)
          踩一下
          (95606)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