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高温下的劳动者:阳光很烈,你们很美 _云南日报网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kbd id='vhuY1'></kbd><address id='YqeMv'><style id='zXWRV'></style></address><button id='Jd3zc'></butt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致敬高温下的劳动者:阳光很烈,你们很美

          点击:9026
            

            [网连中国] 致敬高温下的劳动者:阳光很烈,你们很美

            7月以来,多地开启高温“炙烤”模式。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头顶骄阳、不惧酷暑,依旧默默坚守在岗位上,用奉献和汗水诠释着奋斗的意义。今天我们将镜头聚焦在这些高温下的劳动者身上,一起,向他们致敬!

            焊接工:40多度的管道内 每干10分钟就得透透气

          王彬正在焊接支吊架。王秀芳 摄

            “衣服一会儿就湿透了,每干10分钟必须要出来透透气,不然受不了。”中建四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焊接工王彬告诉记者,十几年的焊接生涯让他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工作环境,然而最让他印象深刻的还是焊接高炉管道。“管道内的温度随着焊接时间不断升高,最高可达到40多度。管道内又不通风,工作时还要穿厚厚的工作服,那个环境一般人真受不了。”谈起过往在管道内的焊接经历,王彬记忆犹新。

            提及高温补贴政策,王彬表示单位每年都发,“补贴资金打在工资卡里,防暑降温的物品直接发在我们手里。”王彬单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规定每年7至9月发放高温补贴,每人每月150元,其余的香皂、毛巾、解暑饮品等会随机发放,“这个是必须的,他们在高温下辛苦劳作,我们的保障措施一定得到位。”

            快递小哥:每天收100多件包裹 最难熬的是三伏天

          图为工作中的黄秀兵。汪瑞华 摄

            今年刚30出头的黄秀兵,在安徽合肥从事快递行业已经5年时间,自从当了快递小哥,他已经习惯了早出晚归,也习惯了夏季的高温酷暑。

            “每天6点准时起床,简单洗漱后就要赶到中心站,然后分拣、装车、派送,一般要忙到晚上七八点才能下班。”炎炎夏日,选择网购的人越来越多。对黄秀兵来说,仅他负责的合肥政务新区平安大厦片区,一天的收发包裹量最高可达100多件。

            “最难熬的是三伏天,尤其当室外温度超过35摄氏度以上的时候,身上的工作服就没干过。”黄秀兵告诉记者,汗流浃背是他工作时的常态。

            在黄秀兵看来,快递行业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不仅要求速度快,还要效率高,不管室外温度有多高,都必须把包裹如期送完。

            高空“蜘蛛人”:每天8小时 每块玻璃都似“烤盘”

          赖师傅高空作业中。李韵怡 摄

            中午12点,赖师傅正在大厦8楼的窗外清理楼上的碎玻璃。“这栋大楼的玻璃有裂纹了,物业通知我们来换,以免玻璃脱落伤及行人。”

            今年是赖师傅从事“蜘蛛人”工作的第16个年头,每天从数百米高空沿着墙体顺延而下,是他的日常。“一开始也害怕,但干了这么多年了,也就习惯了。”

            “衣服拧出汗,鞋能倒出水。”这对“蜘蛛人”来说,一点都不夸张。“我们每天工作8小时,高空中的闷热让人感觉仿佛置身蒸笼之中。”赖师傅告诉记者,空中的每块玻璃都热得像“烤盘”一样,前些天他在珠江新城清洗40层高楼的玻璃时,天气骤变,来不及返回室内的他,被大雨浇了个透。赖师傅调侃道,“晴天的时候太热,这么一浇还挺凉快的。”

            高速筑路工:脚下50多度 隔着鞋底儿都能感觉到烫

          汗水湿透衣背的中建路桥集团迁曹高速公路四合同钢筋工。王绍旭 摄

            连日来,河北高温天气持续不退,部分地区气温高达39摄氏度。尽管高温肆虐,但迁曹高速公路施工现场上的建设者们仍繁忙如常。

            “摊铺沥青要保证沥青温度稳定在150摄氏度以上,高温时段恰恰是施工的黄金时期。”中建路桥集团迁曹高速公路四合同项目经理安江波说,对于路桥施工工人来说,冒着高温酷暑施工,其实是别无选择。

            “前段时间我们施工的地表温度有50多度,走在上面,隔着鞋底儿都能感觉到烫。”安江波今年37岁,从事路桥工作已经十五年了。“每到6至9月,我们集团公司都会实施防暑降温补贴制度。”据他介绍,该集团公司防暑降温补贴的基本标准是每人每月800元。“像我们所在的高温地区,还会根据气温情况适当延长发放1至2个月。”

            车站加水员:每天往返铁轨间10万步 给120对列车加水

          陈全明正在给列车加水。 郑窈 摄

            下午2点,35摄氏度。在福州火车站铁轨间的石板路上,三个穿着橙色工作服的人拖着热得烫手的胶皮管子,快速接上列车收水口,抽管、注水、拔管,动作快速而熟练地为列车车厢加满水。

            “列车上的所有用水都要在站台停靠时加,我们每天要给120对左右的列车加水,光作业时走的步数就能到10万步。”福州火车站加水领班陈全明说,列车加水全程户外作业,环境温度基本比室外温度还要高四五度。“动车的空调出风口正好和车站的加水点是正对着的,吹得人喘不过气来,最怕遇到两列车同时停靠,夹在两列车的热风中间,甚至有缺氧的感觉。”

            完成作业后,陈全明和另外两名加水员在休息室的椅背上靠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然而下一次加水的时间又快到了……

            铁路工人:烈日下号子喊百遍 作业对象按吨算

          工人们将钢轨拨动到预定位置。 马从焜 摄

            “注意脚下安全,撬棍抓好,一二!一二!”连日来,广西钦州港东站平均气温36摄氏度,钢轨温度更是高达51摄氏度。钦州工务段整修车间线路班工长梁干祝,在热浪滚滚的站场上,带领30名工人铺设钦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一期工程港区的作业线,这样的号子每天都要喊上百遍。

            “一根钢轨长25米,重1500公斤,队伍每天要拨动36根钢轨到铺好的轨枕上,一个人需要拨动6次。一天下来,我们队伍要撬起54吨钢轨,拨动6480次,才能保证按预期时间完成线路的铺设。”在路肩上,整修车间副主任何锡延被晒得满脸通红,豆大的汗珠不停地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身上的工作服被汗水浸透,紧紧地贴在身上。“这里临近海边,光照强烈,只要动几下就是一身的汗,一瓶4升的水一上午都不够喝。”

            车间检修工:在“烤箱”内一蹲就是2个多小时

          佳木斯机务段检修人员对机车进行安检。王钊 摄

            “小暑、大暑,上蒸下煮。”临近大暑,佳木斯这个极寒地区也迎来了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

            “内燃机车的外表最高温度能达到263摄氏度,再加上烈日的暴晒,机车内就像一个‘烤箱’。”佳木斯机务段检修车间的柴油机班组长聂启超说,“我们需要在每一台入库机车上待近2个小时,完成近百项检查,如果发现故障,进行处理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即使是在超高温的工作环境,他们也必须要穿着防护服,长衣长裤、帽子手套,全副武装地对柴油机进行检查。不到10分钟,汗水便从安全帽里往下淌。由于工人们的手上沾满了柴油机上的油污,一擦汗就会在身上留下黑乎乎的印子。

            “呜……”随着一声长长的鸣笛,检修完毕的机车开出库,而聂启超和他的同伴们又移动到下一台车,开始检修工作。

            接触网技工:为防中暑每天要喝3瓶藿香正气水

          技术工人正在进行铁路接触网施工。范成涛 摄

            7月,济南货运大北环铁路施工现场地面温度将近40摄氏度,铁路钢轨上的温度达到53摄氏度。正在这里进行作业的中铁十四局电气化公司技术工人,在离铁路路基5米多的接触网进行高空施工,他们调侃自己是“离太阳最近的人”。

            “虽然工作比较累,但因为比别人站得高,我可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刚刚从高空作业现场下来的技术工人古壹杰皮肤晒得黝黑,已经习惯高空作业的他十分乐观地对记者说。

            2016年7月正式开建的这条铁路,计划将于2019年年底开通。工人李长明说,到了夏季,每个月单位都有高温补助,还规定每个人施工时必须带霍香正气水,“遇到高温天气,我每天要喝上3瓶藿香正气水,预防中暑。”

            变电站工人:“我一个人的热可以换来多数人的凉”

          万新在35千伏草原变电站对隔离开关进行消缺处理。姚鹏 摄

            7月,新疆多地迎来持续高温天气,部分地区气温超过40摄氏度。

            “因为我要在塔上进行检查工作,阳光直射在眼睛上,所以只能眯着眼干活。”在新疆35千伏草原变电站,昌吉市供电公司的员工李万新刚刚完成对隔离开关的消缺处理。“这就是我的工作,涉及到本地区的用电是否畅通,所以烈日下也必须做好。我一个人的热可以换来多数人的凉,想想也挺自豪的。”李万新笑着说道。

            与此同时,供电公司的员工夏波正在五彩湾北至220千伏石钱滩变新建线路139号至140号塔验收导地线弧垂,脸上的汗水丝毫不影响他的专注。在塔上工作的马浩然也在仔细地进行故障检查,猛烈的阳光只是让他皱了一下眉头,完全没有影响他的工作状态。

            测评员:白净帅小伙被晒成了“古铜色”

            李建男正在烈日下工作。施云娟 摄

            进入七月,雄安新区连续多天气温超过35℃。烈日炎炎,但雄安新区各建设施工现场的工作仍在有序进行。

            今年29岁的李建男在新区征迁安置驻村工作组从事测评工作。“天再热也没法儿戴帽子,干不了活,看仪器不方便。”记者在安新县小王营村见到他时,烈日正当空,路边地里的玉米晒得叶子都卷了起来。李建男和搭档尹国红扛着设备跑来跑去。“他之前可白净了,这一个月直接给晒成‘古铜色’了。”李建男的同事打趣说。

            为了不给征迁安置工作拖后腿,测评小组每天早上7点30分入户,一直要工作到晚上8点,最热的时候也不休息。“太热了,汗流个不停,衣服一直就是湿的。”为了不耽误进度,测评组的成员们常常是穿着湿衣服工作一整天。

            (曾帆、袁志广、焦洋、汪瑞华、蒙西、郑窈、胡洪林、杨德政、范成涛、陈育柱、彭远贺、封荣权、马从焜、王秀芳、李宇、韩婷、施云娟,实习生李韵怡、张昉、孟志忠)

            高温津贴小贴士:

            1.什么是高温津贴?谁能享受?

            2012年6月,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卫生部、人社部、全国总工会等部门制定了《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规定了具体的高温津贴制度。

            《办法》规定,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在35℃以上(包括35℃)高温天气从事室外露天作业以及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将工作场所温度降低到33℃以下(不包括33℃)的,应当向劳动者发放高温津贴,并纳入工资总额。

            2.高温津贴与防暑降温费是一回事么?

            很多人易将防暑降温费与高温津贴混为一谈,但严格意义上来说,防暑降温费与高温津贴并不等同。

            高温津贴是对劳动者在高温环境下作业付出的超常劳动消耗的一种额外补偿。支付高温津贴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防暑降温费则属于职工福利,是否支付以及支付的标准均由用人单位规定或约定。

            3.单位不发高温津贴怎么办?

            高温津贴属于劳动报酬的组成部分,该发而不发属于违法行为。面对拖欠、克扣高温津贴的用人单位,劳动者可以向工会寻求帮助,或向社保、安监等相关部门进行举报。

            据梳理,北京、山西、山东、河南、广东等多地都对拖欠、克扣高温津贴的行为做出了相关的处罚规定。

            如,北京规定,高温津贴该发而不发属违法行为,最高面临1万元罚款,未足额发放的,视为拖欠或克扣工资;山东提出,用人单位强迫劳动者在高温天气期间工作的,或者未按规定标准发放防暑降温费的,由县级以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责令改正,逾期未改正的,处以2000元以上20000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附:各地高温津贴补贴标准

          顶一下
          (40544)
          踩一下
          (53757)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